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精選 > 散文
王鈺:定格了的哪朵“特殊”彩云

時間:2019-10-26 15:15:51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定格了那朵“特殊”彩云   ● 王 鈺      說是“特殊”,的確有著不同尋常的平凡和象形特征的一朵云霓。   那天,當我走出&ldqu

  定格了那朵“特殊”彩云 

  ● 王 鈺

 

35515_201611102325151MCDh_thumb.jpg

  說是“特殊”,的確有著不同尋常的平凡和象形特征的一朵云霓。

  那天,當我走出“老君殿”,觀覽這座位于化女泉景區最高地段中心的廟宇,重檐廡殿頂式的仿古建筑形式,依山而建,起架高峻巍峨,沉雄壯觀,規模宏大。外圍一圈置檐圓柱,渾然一體,上檐構架檁抬梁與抹角梁結合,下檐做雙步梁,前檐承托著檐桁,上置斗拱如峰,結構相當嚴謹牢固。

  因我是學歷史的,每走一地,喜歡觀賞一些古建筑,平添一些樂趣。

  徜徉于偌大的老君殿大院,西為圣母殿,東為仙姑殿,站在臺階,欣賞整個景區,它是以相傳老子點化徐甲故事為基礎,融合了以道教女性養生文化為核心,品泉、道茶、竹里館等內容的道文化大型庭院。

  一片寂靜,一片仙家之氣。當我要走下臺階之時,留漣的再回眸這座雄壯寶殿,一幅奇妙景象即映入我眼簾,我一下驚呆了!大殿上空一尊“肖像”從一大片云層中顯露出來,緩緩移動,是那么的悠然自在,那么的酷似形象,那么的如雕如塑,栩栩如生。云霓低垂于大殿上頂,從東側漸漸向高空升起,“太象了!太象了,這簡直是一尊‘道祖’駕瑞祥款款而至。”我不禁脫口而出。

35515_201611102325271joPf.jpg

  這也許是“太上老君”爺了,也許是咱“鄉黨”尹喜,來為我們送行了。然而,又在“道祖”身后,一股乳白的光芒,萬丈直射,映罩了大殿琉璃瓦頂,異角飛檐,大殿身后隱隱約約的終南山頭也映襯著光芒的暈華。而“道祖”前方,蔚藍的天空中一道如防線的五彩弧形云層,似海水的波濤,洶涌如浪,有它的氣勢,有它的浩瀚,也恰如開路“先鋒”,海濤似乎在我耳畔震響。

  云霓微微在游動,“肖像”如打坐設壇講“道”,半邊藍天,半邊圖案;藍天、大殿、肖像、海浪、光芒、山野,動中有靜、靜中有動,上上下下,天光云影,絢麗奇特,構成一幅美妙絕奇的圖案。

  唐人有詩曰:“會作五般色,為祥覆紫宸。”盡管我見過天空中的各種彩云,也曾在我的文學作品中描寫過多種云,那云蒸葭蔚、彩色滿天、云卷云舒、風清云淡、絲絲縷縷、變幻無常、輕盈如紗、碧海云天……但真沒有見今天這片奇妙的云霓,在這個瞬間的時空,發生了只所耳聞過的“海市蜃樓”。我即舉起相像“咔嚓”一聲,迅速按下了快門,一瞬間這片奇景定格在了我的相機里,一連拍了幾張,我還沒滿足,當再次要按下快門時,與我們同行的一位女作者忽然闖入鏡頭,她騰跳著高喊:“神仙駕云來了!”又定格了這一瞬間。

  “皇剡剡其揚靈兮”,這是屈原在他的《離騷》中說過的一句話,意思是神靈的靈光閃閃,顯示著多么的光耀輝煌。

  啊!這樣的事讓我碰上了,妙!妙極了,幸哉!我有著一種滿足感,成就感,自豪感,驕傲感,“富有”感。回來的路上,坐在車上逢人無不打開相機讓人同享,一飽眼福,夸耀無比。

  這一“道祖”顯現,為何能定格在我的相機里?細細琢磨,細細度量,這可能是一種緣分吧!緣分從何而來,也可能有著前因的緣由嗎?讓我還得尾尾從頭道來。

  2016年10月下旬我們天水10位作者應邀參加《東方散文》在陜西周至曲江樓觀臺主辦的全國散文筆會,先后游覽了財神、道教、延生、化女泉等文化區和曲江農博園以及觀賞了曲江的秋菊,每到一處,有一種超脫凡俗的感受和觸摸心靈的升華,神情怡然。

  當踏進“陰陽太極的化女泉”圖案,這陰中有陽,陽中有陰的太極大圓圈,圈中有兩眼碧澄的泉水,使人即想到:世間萬事萬物都分不開“陰陽”,陰陽又結合一個“點”,一個圓圈,這就是“陰陽”太極,這就是“道”之源。道生一,一生二,三生萬物,“道”在物中,“道”在渾全之樸,“道”生成了萬物,又內涵于萬物之中。老子以“道”為宇宙根源,萬物循環反復,這是變易,“道”可以為天下之母,把有形的“萬有”放到無形的“妙無”中來,這便是大宇宙演化的根源所在。化女泉中擺放的太極陰陽和兩眼泉井是把陰陽對立與統一的萬物體質體現出來了,給人一種啟迪。

  老子是古代圣賢之人,老子曰:人的智慧被污垢蒙蔽,天性因私憤欲而消失,道德隨貪爭淪喪,人在一步步地與大道遠離,身心都被世俗禁錮,有的甚至還不如其它生靈反映。由此,人欲橫流,物欲膨脹,人們早已忘記了自己源于何處?又應歸向何方?迷眛與靈性每時每刻都在做著殊死博斗。

  人就是這樣,就連老子的徒兒徐甲也不例外,曾向老子多討“工錢”,又經不住美女的誘惑而惹惱了老子,將化作美女的拐杖拔出,“咚咚”在地上搗了兩下,就成了兩眼泉井。徐甲雖然后來領悟,但領悟前有多少人在知“罪莫大于可欲,禍莫大于不知”也?“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馀”(《老子》第七十七章)。“道”不僅是自然之道,宇宙之道,老子認為也是每個人個體修行悟性之道。老子對人道的遠離的屬性深感憂慮,對人不循大道的行徑極為擔心,對人類放縱的貪欲本能極為痛心的!

圖片關鍵詞

  想到這里,放下相機,爬倒在化女泉旁,清澈的泉水倒映出自己一副“嘴臉”,哎呀!變形了,人生如夢,歲月不饒人,我還感到沒活出個啥名堂哩!沒活出個啥滋味哩,就這么一下子幾十年過去了,這么匆匆,這么慌慌張張,再過多少年,我這個“過客”歸向何處?

  泉水從手縫漏掉一半,這流掉的不是水也,是“流金”的歲月,可惜原來沒有珍惜,注意它。用泉水擦擦療疾我那蒙蔽的“霧障”,想讓它雪亮起來,洗洗鼻子,想讓它嗅覺靈敏起來,再掬一掬,放進嘴里,品味甘甜,也品味人生酸甜苦辣,更品味人生的真諦。人,究竟性“善”性“惡”?儒家內部也曾展開一場大辯論嗎?孟子認為“人之初,性本善”。人的不善,歸之于后天環境的影響,而人之所以為“惡”,是因為失去了老子認為的“赤子”之“心”,這一“良能”;而荀子認為:人性本性“惡”,其善則是后天人為的結果,人一生下來就性“惡”。他舉例說,一個小孩吸母親奶,嘴巴還在吸吮,一小手還霸占另一奶頭,這就是“惡”。既然人之性惡,其善是偽的,只要取決于外部道德教育引導,就能“化性起偽”。

  我的職業是在監獄當管教,接觸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犯罪者,也曾組織犯人開展了一場性善性惡的大辯論,其善、其惡,在每一個人身上演繹(包括犯人),正因為存在“惡”,才顯示“善”。有“惡”才產生了監獄,才產生了這個古代稱為“圜土”的圈地世界和另一個社會角落。“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老子主張純樸、無私、清靜、謙讓、淡泊等因循自然的德性,返樸歸真,“清靜”才能不做惡事的“無為”。

  “快起來,我們要照像,怎么爬在井邊不起來?”同行的作家們在喊我,我恍然回過神來,趕忙又掬起幾掬泉水痛痛快快洗了個臉,一下子覺得更清爽起來,我并不用手卷去擦它,掛在臉上的水珠自感如淚水,自感洗滌了我的心臟,洗滌了大腦,洗滌了血液。是啊!昨天我們剛參觀過財神文化區,里面全是財神,我虔誠地叩拜過趙公明財神,叩拜過五路財神,還有那九天財神,賜福財神,增福財神。財神,財神,賜福,賜福,納財,進寶,錢越多越好。我目前太需要錢了,已陳舊不堪的一樓房想換新的,需要錢,老母年邁準備后事,需要錢,娃娃快要娶媳婦,需要錢,還想買輛小轎車自駕郊游,需要錢。錢!錢!錢!趙公明財神,關公財神,還有我們王家氏族的祖先比干財神,你們顯靈吧!快給我賜福——“拿錢來!”

  跪拜時,伸長了胳膊,伸長了脖頸,展展伸直了平平的手掌,蜷曲的如一條“蛹蟲”,默默祈禱。跪拜一下,眼望高座神壇上的財神面頰,左看右看臉色變化了沒有?

  “給人錢啊!”“要的不多,100萬足也,”

  “什么?沒錢?沒錢你當什么財神?枉受人間煙火,枉受我誠虔地為你叩了這么多的頭?”頭也暈了,腰也酸了。

  財神似乎在回應,是震耳欲聾的,使整個財神大殿在回旋:“笑話,錢從哪兒來?從地上冒出來?從天上掉下來?你去搶吧,去偷吧!損人家的不足而奉有你吧!”

  “哪我不干,也不能干,鞍價大于馬價了,連起碼的一份工資也沒了,現在我管人,變成人管我了,不干,不干。”

  “哪你明天參觀化女泉時洗洗臉吧!你就知道咋回事。然后再回來我們財神殿,搖搖那棵搖錢樹吧,錢就來了。”

  “噢,原來是這樣。”

  水珠,還掛在我臉上,邊走邊告訴我,你老想做一個夢想成真的發財夢,可總是一個《莊周●夢蝶》而已,道夢,總是一個開玩笑的“空間”罷了。

  聲音似乎并不甚大,只覺入耳時有說不出的妙境;五臟六腑里,象慰平熨過,無一處毛孔只覺不伏貼也,不禁暗暗叫苦,恍恍惚惚,屏氣凝神,不與搭理,自言自語,神經兮兮……

  走進老君廟大殿,三尊塑像高座神壇,每尊塑像高約幾十米,神采亦亦,目光炯炯,每站一個角度,似乎在俯視著我們,神像并不那么猙獰可畏,而是笑容可掬,給人一種輕松、親近之感,雕塑家們將神的姿態塑造的完美無缺,細致真實,讓每個人心中舒坦崇拜。

  思格斯說:“是人創造了宗教,而不是神創造了宗教,”是人將宗教創造出來,又跪倒在宗教神壇之下,也就象人將原子彈創造出來,而又害怕原子彈,崇拜原子彈的威力,神,也是這樣。

  逗留于大殿,端祥神像,觀覽壁畫和仰觀建筑。一會兒仿佛他們在作自我介紹:“吾是徐甲。”“吾是伊喜。”“那中間的就不用介紹了,自然就是老子了。”

  “噢,徐甲啊!你怎敢討價還價向老師多討要‘工錢’哩,不拜了。”

  “啊!不對,不對!我徐甲雖向老師討過‘工錢’,可我還是覺醒了,最終成了神仙,而你呢?最終還是凡夫俗子。”

  “蘇軾說過‘有大賢焉而為其徒’,你畢竟遇到了一個大賢、圣賢之人,有這樣的一位好老師,不然,您徐甲還是個徐甲。”

  “對對對,那你先拜拜老師吧。”

  “不不不,先見見你鄉黨吧!”老聃推辭說。

  老聃身高九尺有余,全身金黃,尖嘴,高鼻梁,方方的眼睛,眉毛長長的約五寸,長長的耳朵垂肩,白發、黃臉、白色的額頭上布滿紋理,滿頰胡須,完全是一個美髯老公公的模樣,腳上蹬有八卦,坐在神龜上,輕飄飄從神壇下來,笑吟吟地將我引導在伊喜神壇塑像前。伊喜也從神壇飄柔下來,笑呵呵地拉著我的手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老鄉來了,吾輩何不放下那神威的架子,不與老鄉敘敘舊。先不要拜吾,先自吾作介紹吧。”

  “不不不,我知道您伊喜這個‘鄉黨’,我來說吧”。

   先生,伊喜,咱天水人氏也,具體說在天水渭河北岸刑馬山(今天水伯陽),善天文,懂秘諱之術,習伏羲之法,仰觀于天,俯察平地,莫不洞徹,先生不修世間俗禮,隱德行仁于鄉里,覽仙山秀水,來到雍州周至的終南山結草為樓,以其樓,觀星辰望氣,善修內學,深思至理圣道,此地故曰“樓觀”,周天子聞之先生是位賢才,任聘為大夫,先后做過散關、函谷關令。

   一日,在函谷關巡查民間之時,一股紫氣自東而來,便推知必有圣人將至,接著見一鶴發童長者駕青牛板車向函谷關而來,便知必是圣人,迎入官舍,要求老子留下點什么?百日后,先以借疾辭官,并迎老子李耳歸樓觀之早宅,齋戒向道并要求著書,以譯后世。老子講道,先生作記錄,一部洋洋灑灑的五千言《道德經》問世。此后,您棄絕人事,按老子所授之法,精研至道,著有《關尹子》,被后世道家稱為《文始真經》,發揮著道德真理。

   先生又隨老子西去,來到您的故鄉。咱天水,與老子設壇講學,傳道這一盛舉,徒兒滿川滿山皆是,將其地命名“伯陽”,至今還保留著,也稱“伯陽鄉”、“伯陽桃花源。”在山后北鄉十余里至今還保留著漢代“尹喜故里”巨型石碑,那與老子講過學的地方,至今稱為“教化溝”和廟宇“尹道院”,伯陽那座山又稱“柏林觀”,廟宇宏大,十分壯觀,樓臺亭閣參差,香火盛旺,廟會人山人海,十分熱鬧。

   “罷罷罷,看來,這個鄉黨還真了解吾,2500年來,吾在這樓觀曾見過無數鄉黨,只有今天你這個鄉黨特別能引吾興趣。”

  “謝謝,拜謁先生了!”

  伊喜引我跪在老子面前,仿佛耳邊又響著笑吟吟之聲,恍惚之中,老子平易近人,態度和藹的問我:“你可知道我來你們天水干了啥?”

  “知道,先生講過學,煉過丹,至今煉丹的地方稱‘赤峪溝’,那座山也稱‘紅山’。”

   “哈哈哈,天水哪是個神奇的地方,也是伏羲誕生和畫八卦的地方,正因為有陰陽八卦,才產生了吾的‘道’的原理。哈哈哈!”

   老子笑的是那么可親可敬,那么自然。

   “先生在天水與您的學生伊喜講過學,煉過丹之后,又向西而去,在昆侖山下遍游西域諸國去了,至今甘肅的臨夏一帶還留有‘講經臺’、‘老君坐壇山’和大大小小的‘老君廟’。”

   “噢,吾多次駕云去過甘肅,1960年吾變化為老人也討過飯。”

   “哎呀,是是是,民間還流傳著先生救人的動人故事哩!今日請教先生兩個問題,在《道德經》第十六章中有‘致虛靜、守靜篤,萬物并非,吾以觀復,夫物蕓蕓’是什么意思?問及緣由吧。”

   “噢,是這個事,在你鄉黨伊喜面前吾坦陳心跡了。‘致虛’,是清除心智的作用,以使心空虛無知,‘寧靜’是說人去除欲念的煩惱,以使人的心安寧沉靜,人的心靈,本來是虛靜了,但往往為私欲所蒙蔽,因而觀物不得其正,人心與道體一樣,虛明寧靜,加以修養,使人回復其原有的虛靜狀態,萬物生長、活動,雖然繁雜眾多,但它的根源是‘靜’,‘靜’就是本性,回復根源就是‘返樸歸真’,歸于‘道’了。少私寡欲,見素抱樸足以你內心 足也,剛才你進殿之前的心態,是“雜”而不“靜”,正好說明這個問題。佛家也認為:要消滅‘苦’就得心靜,少私欲,消滅欲望。每個人的‘苦’就從欲望所造成的,你也如此也。”

   “噢,這樣,哪為什么在第十八章中說:‘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呢?多年來,一直困惑著我,大道廢了,怎么有仁義?六親不和了,怎么有孝慈呢?這是不是先生的糟粕哩。”

   “噢,這不是糟粕。大道普行的時候,家家有孝子,戶戶有忠信,根本看不到仁義,等到大道廢棄了,民風不純了,仁義才隨之而產生。人的智慧出來了,多了,但人們反而作奸犯科了;六親不和睦了,國家治平了,孝慈和忠臣雖然存在,但卻看不出來了,等到六親不和,國家昏亂了,孝慈和忠臣就特別顯著了。譬如舜的后母頑劣,弟弟非常使壞,但舜有了地位,他的孝順和仁慈就顯露出來了,同樣桀紂的暴虐,才顯示出了比干、梅伯這樣的大臣。”

   “嘿!明白了,‘道可道,非常道也,’要了解大‘道’,可不能再執著摳語言和文字啊!完全要靠心靈去領悟,否則,就要走入迷途而永無法清醒了,多謝道祖指點迷津。”

   “正是如此也。”

   “快下山集合,就剩你了,”主辦筆會的閻夫子老師趕上來催促,我又從恍惚中回過神,啊!這下滿足了,這次筆會沒白來。

  走出大殿,就出現了這朵奇妙的彩云,這是一朵“送行”的云,一朵靈魂交融的云,一朵心靈呼喚和精神世界變換的云,一朵蘊藏著動人故事的云……

  “彩光浮玉輦,紫氣隱元君,縹緲中天去,逍遙上界分。”這是唐代詩人陳師穆的一首詩。

  再回眸大殿,凝視彩虹,“圣祖”駕著玉輦,緩緩的朝高空而去,身姿若隱若現,漸漸地天地兩界分開了。

  仙人斯去也!仙氣也已難聞到了。

圖片關鍵詞

  是啊!神仙畢竟是神仙,人間、仙界畢竟是兩個不同的世界,神仙畢竟要駕祥云而去,在縹緲的天空中逍遙自在,而人在人間要受種種欲望的煎熬,承受各種負擔和責任。然而如今的神仙,之所以是神仙,也是最早、最古的中國文化修身修德的“楷模”,他們探索、觀察、研究宇宙和人的格調,常以生活實踐為緒端,以反省自己身心實踐為著手處,先在身心經驗上切已體察,從而有一種“了悟真知”的至理,也就是說在于求善、向善、遷善,尋求人生最高準則,構成了中國文化特質,達到“神仙”的境界。如果說樓觀的歷史厚重,是一頁厚重的歷史演繹之書,那么,中國的道與德的產生,是整個中國文化的璀璨輝煌的日子。是的,讓我唱一曲那朵彩云的歌吧:

  以前,我沒見過“真正”神仙的形象,

  原來,也與一般老人一樣,

  以前,我沒見過大海,真正的大海原來,

  也能在藍天白云里拍岸驚濤。

  話,還有許多,

  云,不斷散去,

  夢,昨夜還在癡狂,

  一切都成為過客,

  瀝瀝往事融化在眼前,

  樓觀臺老君廟的上空,

  只留下一片愛的脈博,

  用深情把彩虹層層圍裹,

  一幅五彩繽紛的云霓,

  定格了“圣祖”諄諄教誨、縷縷情絲,

  也定格了心靈交融的回蕩,

  也定格了靈魂回歸純真的洗滌后的清澈,

  今天的問道,

  明天的表白,

  最后的承諾,

  會譜寫一曲從頭再來的“心路歷程”凱歌,

  唱啊!那朵彩虹永遠定格了,

  凝固了,

  它不僅在我的相機的卡片上,

  還在什么地方?

  在我的大腦,

  在我的心上,

  在我的五臟六腑,

  也在我的心海中,

  永遠成為一朵永不消逝的留戀“霓葩”,

  貪婪地凝視吧,

  貪婪地凝思,

  貪婪地品味著……

  

  作者簡介:

  鈺(筆名:覆盆子),甘肅天水市人,畢業于蘭州大學歷史系,供職于甘肅天水監獄。

  近年,出版文集《筆走大墻內外》、長篇紀實小說《25號監舍》、中篇報告文學《難忘的歲月》、發表中篇小說《九花》,主編《神農山與神農文化》,發表論文《青少年紋身初探》、《大學生犯罪心理與矯治對策》、《伏羲、人類監獄發展史的肇啟者》等十多篇,論文代表作《敦煌出土的伏羲、女媧磚雕圖小考》、《用諸葛亮的戰略思想教育改造罪犯嘗試》、《以儒釋道的思想精華教育改造罪犯“道德觀”》分別被司法部、中國監獄學會、天水市社科聯等評為“金劍文化工程”優秀文章二等獎和優秀成果二等獎,司法部頒發銀盤一個,10多家社科單位收編《文庫》、《叢書》。

  其散文代表作《祭父》、《祭灶》、《難忘的龍南》等分別發表在《散文世界》,《東方散文》、《中華散文競賽大觀第三卷》中,并獲得中國散文大賽優秀獎。

  現為中國近現代史史料學會、中華伏羲文化研究會、甘肅省作家協會、天水市作協會員等。天水杜甫文化研究會副秘書長。

  13919669529 QQ:1945054412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排列三开机号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