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隴右文摘 > 史料評說
漳縣元墓群

時間:2019-09-06 11:10:50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漳縣元墓群“三王十國公”元墓群又稱“汪氏家族墳”,位于縣城南兩公里的江古山麓,是元代開國功臣隴右王汪世顯及其以下十余代兒孫的墓地,從公元1243

漳縣元墓群

“三王十國公”元墓群又稱“汪氏家族墳”,位于縣城南兩公里的江古山麓,是元代開國功臣隴右王汪世顯及其以下十余代兒孫的墓地,從公元1243年汪世顯首葬于此到明弘治年間,汪氏家族共有三王十國公等 200余人長眠于此。墓地因其規模大、歷史長、墓主身份高、陪葬品豐厚華貴而被專家譽為\海內之最\,現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隨著形勢的發展,漳縣元墓群定將成為全區、全省乃至全國的文化旅游熱點。

《汪氏家族譜》及有關資料顯示,此墓群從公元1243年汪世顯葬此祖塋始至明弘治十二年(公元1493年)止,在250余年間共葬120座墳、十四代00余人,占地面積14000平方米。墓群于1972年被發現,其墓為方形墓室、圓形穹頂,漢族傳統的磚木結構,多數墓室四壁有雕磚鑲嵌,整體形狀又呈蒙古包狀,具有明顯的“蒙漢—家”民族大融合特色。在當時挖掘的29座墓中曾出土728件珍貴文物,其中元銅鏡、彩陶侍俑、雕漆供桌、御賜金牌等物特別是元哥釉青花大碗均屬國內少見文物精品。元墓群所呈現的汪氏家族的顯赫鼎盛歷史罕見,是元明政冶軍事、經濟文化、社會習俗、建筑技術以及少數民族與漢族大融合的實證。

它是我國截至目前發現的最大的元墓葬群,其無與倫比的歷史價值令學術界廣為關注。國家文物局已將其列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元墓群位于甘肅省定西市漳縣城東南兩公里的徐家坪東坡地,系元代隴右王汪世顯家族的墓地。占地面積三萬多平方米,墓區呈三角形。從蒙古海米矢已酉(公元1249年)至明萬歷丙辰(公元1616年),歷經十四代,計三百六十多年。據史書記載,汪氏系旺古族,金、元、明三代,累官多人,史書上有傳記及列名者達三十余人。自金景定三年(公元1262年)至明弘治十二年(公元1499年),汪氏家族人死后,均葬于此地。在《重修漳縣志》上也有“南山在城五里,一名汪古山,元陵右王世顯墓在東麓”之記載。于元代統治者實行“薄葬”的墓葬制度,元代大型墓很少,汪氏墓群是我國保存完整且比較少有的家族元墓群,是我國最大元墓群,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被稱為“海內之最”元墓群。

1972年的夏天,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從天而降,雨水從光禿禿的山嶺上傾瀉而下,匯聚一處,沿漳河咆哮而去。洪水退后,當地正在平田整地的群眾在河岸邊驚奇地發現一座座被水沖開的墳墓及塌陷的墳坑,在發現許多金銀玉器的同時,也看到了墓穴中一幅幅精美絕倫的磚雕刻畫。得知這一情況后,省文物部門有關人員迅速趕赴當地,專家們得出一個令人震驚的結論:這座占地面積約3萬平方米的古墓,是元代隴右王汪世顯及其后裔的家族墓地,為我國迄今發現最大的元墓群。

后來有關部門組織相關人員先后發掘清理墓葬17座,迄今共出土陶、瓷、銅、竹、木、金、銀、玉、絲織品及墓志等文物735件,其中225件由省博物館收藏。其中元代衣帽、木屋模型、花草飛鳥紋瓷壇、彩繪陶俑、雙龍銅鏡、玻璃蓮花托盞、高足青瓷杯、蒙古民族服飾等極為珍貴,為國內同期墓葬所少見,極為珍貴。其中元銅鏡、彩陶侍俑、雕漆供桌、御賜金牌等物特別是元哥釉青花大碗均屬國內少見的文物精品。

考古發現據《汪氏族譜》及有關資料記載,從公元1243年汪世顯葬此開始,至明萬歷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止,在370余年內,共有墓葬120余座,葬有汪氏家族14代200余人。

從考古發掘來看,其墓為方形墓室、圓形穹頂,漢族傳統的磚木結構,多數墓室四壁有雕磚鑲嵌,整體形狀又呈蒙古包狀,具有明顯的“蒙漢一家”民族大融合特色。

現已發現、清理墓葬十七座,出土各類文物七百多件。其中以花草飛鳥紋瓷壇、元代的衣帽、木房屋模型等最為珍貴。墓冢由墓門、俑道和墓室三部分組成。墓室有卷頂、方形覆

斗頂、 頂式等形狀,還有豎穴土坑墓、墓室內的壁畫,反映了當時流傳的神話故事,畫像磚反映了墓主生前的生活場面,磚雕的天馬、白鶴、飛天、牡丹、花草等形象生動、另外,還有磚雕的二十四孝圖案等。

從墓室結構看,汪家墳元墓群與宋墓相似,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組成。有方形、復斗頂或卷頂和盈頂式,并有豎穴土坑墓。墓室結構極為繁華,有反映墓主人和當地人民生活的畫像磚,有神話故事的壁畫,有刻有二十四孝圖、鶴鳥、花草、天馬、牡丹和飛人的磚雕。如M20墓,墓壁由刻花磚砌成,起基四平,自下而上交互壘砌。壘至1.5米左右后,順壁砌成交錯的7座回廊、樓臺和仿木構門窗。門側閽人侍立,門內刻著端坐的墓主人。樓上層雕仿木結構的斗拱、椽、檐、瓦垅。然后逐次分收。疊澀砌成攢尖頂,最高處懸銅鏡。墓室置二棺,棺前置供桌,其上放盅、碟和供果等,棺左右也置供物。

1972年以來,甘肅省、漳縣等文化主管部門組織有關人員先后發掘清理墓葬17座,迄今共出土陶、瓷、銅、竹、木、金、銀、玉、絲織品及墓志等文物735件,其中225件由省博物館收藏。其中元代衣帽、木屋模型、花草飛鳥紋瓷壇、彩繪陶俑、雙龍銅鏡、玻璃蓮花托盞、高足青瓷杯、蒙古民族服飾等極為珍貴,為國內同期墓葬所少見,極為珍貴。其中元銅鏡、彩陶侍俑、雕漆供桌、御賜金牌等物特別是元哥釉青花大碗均屬國內少見文物精品。而那些反映當時人們生產、生活的磚刻及24孝人物,造形生動,形態逼真,表現的神話人物故事更是線條流暢、栩栩如生。還有大量的墓志銘,書體或篆或楷,遒勁有力。 元墓群所呈現的汪氏家族的顯赫鼎盛歷史罕見,是元明政冶軍事、經濟文化、社會習俗、建筑技術以及少數民族與漢族大融合的實證。這些文物及墓窯本身,為研究元代的政治、軍事、文化、社會生活習俗以及建筑技術、房屋殿宇結構等提供了極有價值的實物資料和文字資料。專家們指出,該處墓葬群不僅成為目前我國發現的最大的元代墓葬群,而且因葬儀豐厚而具有其他元墓不可望及的歷史、科學和文化藝術價值。

歷史背景元朝帝王的墓葬制度,在歷史上是一個大改革,他們吸取了過去那種“窮天下之力以崇山墳,傾天下之財以充藏槨,盡后宮之女以殉埋葬”,以及其后“幾經變亂,多遭發掘,形體暴露,甚至墳土未干,其墳墓已空”的教訓,而采取保密的土葬方式,使后人無法發現。這種墓葬制度,比起糜費巨大人力、財物營建皇陵,無疑是一大進步,而汪家墳古墓群則為考察元代墓葬提供了珍貴的資料。

汪世顯原是金國鞏昌便宜總帥,金國滅亡后的第二年(公元1235年),他所堅守的金國最后一個堡壘——鞏昌(今隴西)城在被圍數月后,糧盡援絕,危在旦夕,汪世顯被迫出降。從此以后,汪世顯及其兒孫們在蒙古人的旗幟下沖鋒陷陣,效命疆場,在統一中國的戰爭及后來削平蒙古諸王的內亂、平定西南少數部落貴族的反叛中保衛西南、西北邊境的歷次戰斗中屢建功勛,足跡所至,遍及陜西、甘肅、青海、四川及云南廣闊地域。從汪世顯到其曾孫五代,貫元朝始終,“為官者一百八十余人,其中王者三(汪世顯、次子汪德臣、孫子汪惟正),公者十”,即著名的“三王十國公”。汪氏一門至少有3位“附馬”(汪良臣、汪惟勤、汪隆昌)。他們父子兄弟相繼擔任“鞏昌等24處便宜都總帥”,長期鎮守西南、西北的廣闊疆土,許多人榮膺最高軍階“龍虎衛上將軍”(正一品)、“金吾衛上將軍”(從一品)、“鎮國上將軍”(正二品)、“安元大將軍”、“昭勇大將軍”(從三品)、“明威將軍”、“武略將軍”等,其中多數擔任過“便宜都總帥”、“都元帥”、“元師”、“掌軍萬戶”等高級職務。,他們不僅在軍事上居于顯赫地位,而且在行政上也位高權重,掌握著中央及地方政府的重要權力,所任高級職務如中書右丞、陜西、四川、云南等行省平章及刑部尚書、工部侍郎等。文官序列中,官階在三品以上有十五人。其生前或死后封贈“太師”、“開府儀同三司”、“資政大夫”(正一、二品銜)的多達30多人。歷代朝廷對于外姓功臣封王,都十分審慎,有的明確規定不封外姓王。而元朝對于不僅是外姓,而且是外族的汪氏封爵如此之高,在我國封建王朝史上較為罕見。 據史料記載,汪氏家族源自徽州汪氏,從唐初汪達鎮守鞏昌,到元朝汪世顯因功封隴右

王,歷經唐、宋、金、元、明、清諸朝而不衰。金元之際,隴右處在金夏、金宋、金蒙戰爭的漩渦之中,生靈涂炭,民不聊生。汪世顯在保全地方的前提下歸附蒙古,使隴右地區結束了這場浩劫,可以說在促進民族融合、確保國家統一方面做出了不可磨滅的重大貢獻。對此,西北師范大學學報編輯部社科版主編、文學院教授胡小鵬和西北師范大學文學院博士王旺祥撰文認為,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其一,汪世顯當時選擇和平統一,保全了二十四城數十萬軍民的生命,使隴右社會很快恢復了生機,成為北方最為安定富庶的地區。其二,汪氏歸附蒙元后,一直效命疆場,在統一全國的戰爭和后來平定蒙古諸王叛亂、開拓西南疆土的戰爭中屢建功勛,這對結束當時中國南北對峙的局面,使處在水深火熱中的百姓早日得到安定的生活環境,是一件極大的好事。其三,汪氏家族在終元一代,作為西北重要的軍功世家,在為國守土的同時,發展經濟,貢獻地方,為維護祖國西北地區各民族的團結,維護國家統一起到了積極而重要的歷史作用。其四,汪氏在當地興學重教,創藏書樓(注:此樓的藏書超過當時的國家圖書館),振興漢文化,對西北民風、民俗、文化事業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出漳縣城向東南走不遠,涉過漳河,就看見一片用土墻圍起來的大約三萬多平方米的土地,這就是汪家墳元墓群,現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這里埋葬著元代開國功勛隴右王汪世顯及其十余代子孫,被考古學家稱為“海內之最”。 汪氏簡介戰功赫赫“三王十國公”

公元13世紀,成吉思汗率領的蒙古鐵騎席卷北方。汪世顯原是金國鞏昌便宜總帥,金國滅亡后的第二年(公元1235年),他所堅守的金國最后一個堡壘——鞏昌(今定西市隴西縣)城在被圍數月后,糧盡援絕,危在旦夕。隴右百姓在金夏、金宋、金蒙戰爭的漩渦中,生靈涂炭,民不聊生,當蒙古大軍兵臨鞏昌城下,在皇子闊端保證“仁武不殺,能保全闔城軍民”的前提下汪世顯被迫出降,率軍歸附了蒙古,使隴右地區避免了一場更大的浩劫。 此后,汪氏對秦隴二十四城的統治得到蒙古貴族的認可,汪世顯父子為元朝統一全國立下赫赫戰功,在保衛西南、西北邊境的歷次戰斗中屢建功勛,足跡所至,遍及陜西、甘肅、青海、四川及云南廣闊地域。數十年金戈鐵馬,使他們一個個得以憑借戰功而高官顯爵,躋身于元朝統治集團的重要地位,開始了汪氏家族飛黃騰達的新時代。從汪世顯到其曾孫五代,貫元朝始終,“為官者一百八十余人,其中王者三,公者十”,即著名的“三王十國公”。歷代朝廷對于外姓功臣封王,都十分審慎,有的明確規定不封外姓王。而元朝對于不僅是外姓,而且是外族的汪氏封爵如此之高,足見對其寵信和親密的程度。

汪氏一門有3位“附馬”(汪良臣、汪惟勤、汪隆昌)。他們父子兄弟相繼擔任“鞏昌等24處便宜都總帥”,長期鎮守西南、西北的廣闊疆土,許多人榮膺最高軍階“龍虎衛上將軍”、“金吾衛上將軍”(從一品)、“鎮國上將軍”(正二品)、“安元大將軍”、“昭勇大將軍”(從三品)、“明威將軍”、“武略將軍”等,其中多數擔任過“便宜都總帥”、“都元帥”、“元師”、“掌軍萬戶”等高級職務。終元世襲鞏昌總帥府都總帥,軍民兼制。他們不僅在軍事上居于顯赫地位,而且在行政上也位高權重,掌握著中央及地方政府的重要權力,所任高級職務如中書右丞、陜西、四川、云南等行省平章及刑部尚書、工部侍郎等。文官序列中,官階在三品以上有十五人。其生前或死后封贈“太師”、“開府儀同三司”、“資政大夫”(正一、二品銜)的多達三十多人。

明洪武二年(1369年)大將軍徐達西征,命馮勝取鞏昌,時任鞏昌等路便宜都總帥的汪庸堅守數日遂降,授昭勇大將軍,仍任鞏昌等路便宜都總帥,后改授安遠將軍指揮同知,欽賜金筒誥命,折奉公田24處,異姓家人72戶,準其家世代相繼承受。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排列三开机号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