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隴右文摘 > 史料評說
【溯源甘肅】秦皇巡隴右暨對甘肅的治理

時間:2020-02-03 22:42:42  來源:每日甘肅網-甘肅日報  作者:汪受寬  瀏覽量: ;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溯源甘肅】秦皇巡隴右暨對甘肅的治理甘肅日報特約撰稿人 汪受寬秦始皇 畫像  在中國歷史上,秦始皇帝是一個功大過亦大的人物。他統一六國,推行三公九卿和郡縣制度,規

 【溯源甘肅】

秦皇巡隴右暨對甘肅的治理

甘肅日報特約撰稿人 汪受寬

秦始皇 畫像

  在中國歷史上,秦始皇帝是一個功大過亦大的人物。他統一六國,推行三公九卿和郡縣制度,規范文字、度量衡、貨幣和習俗,對中國歷史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他殘忍酷虐、橫征暴斂、專制愚民、焚書坑儒,則罪不容赦。

  秦始皇帝于統一六國次年(前220)對隴右進行了巡視,及其后,對帝國邊疆建設和安全做出的戰略部署,這次巡視可略覽秦朝時甘肅地區的歷史。

  1 巡視隴西、北地二郡

崆峒山

  秦朝時,僅在今甘肅河東部分,擁有秦昭襄王始設的隴西和北地二郡。為了顯揚威德、調研國情、規范政教習俗、鞏固國家統一,秦始皇曾5次巡視各地。而他的第一次巡游,就是統一六國次年率領大批隨從,由都城咸陽出發,到秦人發祥地的隴西、北地二郡視察。

  秦始皇此次巡視的路線是:由帝都咸陽出發,向北先到北地郡治義渠(今寧縣西北)視察,再溯涇水而西,到平涼雞頭山(崆峒山西峰),越六盤山,轉道西南,到隴西郡治狄道(今臨洮)視察。返回時,沿渭水向東,經冀縣(今甘谷)、上邽(今天水秦州區),或許曾繞道去秦人發祥地的西縣(今禮縣)祭祀其先祖陵寢,報告統一大業的成功,再轉向東北,出弦中谷的魚龍川(今華亭縣南汧水河谷),至今陜西隴縣的回中宮,由關中道回到咸陽。

  這次隴西、北地二郡千余里的巡視,有著深刻的政治背景。北地郡一向被稱為關中屏障,其北和西側都被匈奴人控制;隴西郡境內有許多羌、狄、氐人居地,郡西隔河與月氏、烏孫人游牧的河西走廊相望。到隴右巡視,顯示了秦始皇對西部邊防的關注,更是出于對王朝長治久安的考慮。

  通過巡視,秦始皇了解了當地的山川形勢、郡縣狀況、周邊民族和邊防態勢,得到了對二郡的感性和理性的知識,形成了鞏固國防、發展經濟、加強邊境安全、維護國家統一的諸多戰略構想,在中國歷史上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2 治馳道、直道,便利全國交通

慶陽境內秦直道

  秦始皇巡視隴右、北地,沿途山路的崎嶇和其先祖對當地道路的修繕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促使他下決心修建和完善了以咸陽為中心的由馳道、直道、五尺道等組成的全國交通網,以保證帝國政令的暢通和對邊防的支援。

  所謂馳道,在《周禮》中指的是國家官道。春秋戰國時,秦人已經“決羊腸之險”,從事隴右道路的修筑。秦惠文王(前337—前311)時修筑的自關中、隴右經隴南、漢中,直至巴蜀的千里棧道,在天水放馬灘地圖中就有標示,學者稱之為嘉陵道、祁山道。

  秦始皇巡視隴右、北地的當年(前220),就開始了全國馳道的修筑,到秦滅亡時馳道仍未完工。秦朝馳道的規制極嚴,其寬度五十步,約當69米,道路中央特設三丈寬的皇帝專用道路,沿途植樹作為標志,其外為一般官員和平民通行的路,在路邊上栽有長青的松樹。馳道“厚筑其外”,高出地面,以鐵制的椎,將路基層層夯筑,使其堅實穩當。

  以咸陽為中心的馳道,通往全國各地,形成了東至山東半島、碣石,北至北方沿邊,南至嶺南,西到隴西、北地的便捷交通網。在今甘肅地區的馳道,除嘉陵道、祁山道兩條南北道路外,還有一條“隴西、北地道”,就是秦始皇往返二郡的東西道路。秦國的《田律》規定,馳道由沿途農戶負責維護,每年秋冬農閑時間還要集中整修道路和橋梁。馳道的修筑,大大縮短了信息傳播和人員物資輸送的時間,有利于中央集權的加強和政令的及時傳達,有利于王朝的經濟建設、國家安全和邊境防御。

  秦朝出擊匈奴以后,為了向北方沿邊的七八十萬駐軍和修長城民工提供運輸保障,修筑了比馳道更為便捷、運輸量更大被當代學者稱為古代高速公路的直道。

  從秦始皇三十五年(前212)開始,大將蒙恬主持修筑了由關中通往河套地區的直道。其起點為咸陽北邊的甘泉宮(今陜西淳化縣西北),終點為河套的九原(今內蒙古包頭西),總長900公里。一般山區的道路都是沿川谷修成,省工省力。直道主要是沿子午嶺的自然山梁修筑,在許多地段要“塹山堙谷”,或者將山脊的一側向下開挖取平路面,或者將山谷填塞成為道路。考古發掘探明,秦直道路面為寬約10米的踩踏層,路兩側有緩坡狀路肩,靠山一側路肩寬4米,其外是寬2.4米、深0.4米的排水溝,靠溝一側有二級路肩,總寬7.5米。

  今甘肅境內的秦直道遺址總長約300公里,主要在今慶陽市東境子午嶺的山脊上,由東南向西北經過今正寧、寧縣、合水、華池四縣境,達陜西吳旗、定邊二縣境。甘肅境內直道遺址沿線一帶發現了126座烽燧,調令關、艾蒿店、蘆邑莊、興隆關、五亭子等重要關隘。調令關南側山梁上,還發現了一座被稱為“秦代一號兵站遺址”的大型遺址。

  秦始皇在世時直道應已基本修成,所以秦始皇巡行途中在平原(今山東德州南)死后,為了掩人耳目,載有秦始皇尸體的辒涼車不是徑直西去關中,而是轉道向北,“從井陘抵九原。行從直道至咸陽,發喪。”西漢史學家司馬遷對直道的巨大規模驚嘆不已,言:“吾適北邊,自直道歸,行觀蒙恬所為秦筑長城亭障,塹山堙谷通直道,固輕百姓力矣。”

  直道使秦騎兵三天三夜即可馳抵陰山之下,出擊匈奴,為秦迅速投放部隊,及時輸送糧草,提供了最為有力的保障,是秦朝北方軍事防御系統的一部分,對剛剛建立的統一中央集權王朝的生存,意義十分重大。在漢代以后,直道對中原王朝抗御蒙古高原騎兵的襲擾仍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3 驅逐匈奴,修筑萬里長城,保護邊境安全

萬里長城

  秦王朝建立后,北方游牧民族匈奴的不斷入擾給王朝安全和百姓生命財產造成了極大的威脅。秦始皇巡視隴右時,就下決心解決匈奴的問題。考慮到統一戰爭剛剛結束,財力有限,王朝諸項制度正在建設,大規模反擊匈奴的時機尚不成熟。所以,在派遣精兵強將加強對邊境守衛的同時,積極進行戰爭的準備。秦始皇三十二年(前215),秦始皇又專門巡視自碣石(今河北昌黎西北)至上郡(治膚施,今陜西榆林南)的北方邊境,對王朝北方形勢和匈奴情況有了更全面了解,正式做出了解決匈奴問題的戰略決定。他以方士奏錄圖書中有“亡秦者胡也”為借口,派遣將軍蒙恬率領三十萬大軍,由北地、上郡出發,北擊匈奴,奪取了河南地,即河套一帶,包括內蒙古杭錦后旗以南至今寧夏、甘肅隴東北部地區,解除了匈奴對秦都咸陽及西北諸郡的直接威脅。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蒙恬率軍渡過黃河,向北進擊,驅逐蜷縮于兩河之間的匈奴,奪取了高闕(今內蒙古臨河縣北的狼山口),收復了陽山(即陰山西支脈狼山)和北假中(今陜西神木縣境),直至陰山一帶的廣大地區。被打敗的匈奴單于頭曼,率部遠徙到蒙古高原深處。

  秦軍兩次打擊匈奴的勝利,使秦朝控制了在軍事上有重大價值、土地肥美的河套及西部黃河以南的大片地區,在新控制地區設置了34縣(或言44縣),其中最西邊的就是在今蘭州東崗一帶設置的榆中縣,對這些地區實行有效的行政管理。

  為了防御匈奴的侵擾,秦朝在北方邊境修筑了著名的萬里長城。秦長城的修筑,始于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至秦朝滅亡的公元前206年,工程尚未完成。該長城西起今甘肅臨洮境,沿洮河而北,入今蘭州境與榆中長城相接,再向北,一直出甘肅,過寧夏,入內蒙古境抵伊克昭盟西北部,又北渡黃河入巴彥淖爾盟西南境,再向東,出內蒙古,過河北,至遼東(今遼河以東),總長萬余里。當時全國總共征發了四五十萬人修筑長城,在途中進行運輸者更不計其數。由于工程浩大,蒙恬、扶蘇等人在領導修筑長城時,盡最大可能利用了戰國秦長城、趙長城、燕長城。以甘肅境內說,除榆中沿黃河而東而北的長城是新修的,其上行至臨洮的長城最西端部分,應主要是利用的秦國原有長城,只是對其有所補葺罷了。

  萬里長城的構筑并不完全是高大的夯土城墻,而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有以石頭累砌成的,有將山崖削陡的,有以河流等為天然屏障的,還有樹立木柵、種植榆樹為屏障。秦長城有效地阻擋了羌戎和匈奴對秦北方郡縣的侵擾,保護了邊境和內地人民的生產和生活。

  秦打擊匈奴和修筑萬里長城雖說是迫不得已,但工程過大而勞民傷財,成為百姓的災難。后世將春秋齊國杞梁妻吊夫改編成的孟姜女哭長城故事就反映了這一點。西漢主父偃還說:“又使天下飛芻挽粟,起于黃、腄、瑯邪負海之郡,轉輸北河,率三十鐘而致一石。男子疾耕不足于糧餉,女子紡績不足于帷幕。百姓靡敝,孤寡老弱不能相養,道死者相望,蓋天下始叛也。”

  4 移民實邊,加強隴右政治經濟建設

  秦朝建立初期,對匈奴進行多次打擊,被打敗的匈奴率部遠徙到蒙古高原深處。

  移民,是古代以農業為主要經濟形式的政權協調各地區經濟發展的重要措施。在生產力水平低下時期,勞動力的增加,就意味著農業規模的擴大和社會經濟的發展。早在商鞅變法時,秦國就有流放的遷刑。秦朝處理徇私舞弊的官吏即“治獄吏不直者”,也要向邊地移民。秦朝移民主要是遷徙到落后地區、邊遠地區和新開發地區,其中就包括隴右各地。

  秦朝往隴右等地移民最集中的有兩次,一是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西北斥逐匈奴。自榆中并河以東,屬之陰山,以為三十四縣,城河上為塞。又使蒙恬渡河取高闕、陰山、北假中,筑亭障以逐戎人。徙謫,實之初縣。”二是三十六年(前211),“始皇卜之,卦得游徙吉。遷北河、榆中三萬家。拜爵一級。”第一次移民主要是犯罪官員、入贅女婿、工商戶及其后代等被“謫”者,移民的目的地是充實蒙恬斥逐匈奴后在沿邊一線新建的34或44縣。第二次又將3萬家平民約15萬人,每人賜爵一級,遷移到北河、榆中一帶。

  此外,秦朝還陸續將六國貴族或本朝官員遷至隴右。如史載“(趙王)遷為秦所滅。趙人立遷兄嘉為代王,后降于秦。秦使嘉子公輔主西戎。西戎懷之,號曰趙王。世居隴西天水西縣”;“權氏出自子姓。商武丁之裔孫封于權,其地南郡當陽縣權城是也。楚武王滅權,遷于那處,其孫因以為氏。秦滅楚,遷大姓于隴西,因居天水。”六國舊貴族都是大家族,每一族就有數百千人。另外,官員即使沒有犯法,也可能由于各種原因而舉家遷來隴右,如飛將軍李廣的先輩“李信,秦時為將,逐得燕太子丹者也。故槐里,徙成紀。”

  大量移民遷來甘肅及河套地區,在當地筑城郭、建居處、墾荒種地,協助秦軍守衛邊防,參與地方管理,對發展地方經濟,鞏固邊疆,穩定秦的后方有重要的意義。

  秦國是郡縣制的創立者,其實質是以國君、皇帝任命的流官替代血緣貴族對地方的管理,以加強國家對地方的控制,這是一個具有根本性質的歷史進步。秦統一天下后,將郡縣制推向全國。秦始皇巡視隴右后,進一步致力于完善隴西、北地二郡的建制,在隴西郡新設榆中、阿陽、枹罕、蘭干縣和下辨道、羌道、武都道,并將原西犬丘改名西縣,原邽縣改名上邽縣。在北地郡今甘肅境新設戈居、安武、方渠三縣。從后人推測的秦朝人口數字來分析,甘肅地區各縣人口都應在萬戶以內,其主官稱縣長,另有掌文書、刑法的縣丞,掌軍事的縣尉。縣以下有鄉、里等基層組織。鄉設三老掌教化民眾,嗇夫掌處理訴訟、征收賦稅,游徼掌社會治安。里的負責人為里正。里以下還有什、伍等編戶組織。這種嚴密的行政體制,有利于對全國民眾的控制,是秦朝專制主義統治的組織基礎。文獻和出土文物證明,秦朝的政令在隴右各地得到很好的施行。秦朝圓形方孔的半兩錢,在甘肅境內多有出土,證明其統一貨幣政策的實施。秦安縣隴城鎮出土的秦權、鎮原縣出土的銅詔版,都刻有秦始皇統一度量衡的詔令:“廿六年,皇帝盡并兼天下諸侯,黔首大安,立號為皇帝,乃詔丞相狀、綰,法度量則不壹,嫌疑者,皆明壹之。”隴城秦權上始皇詔文之后又補刻有二世元年(前209)詔文:“元年,制詔丞相斯、去疾:法度量盡始皇帝為之,皆有刻辭焉。今襲號,而刻辭不稱始皇帝,其于久遠也,如后嗣為之者,不稱成功盛德,刻此詔,故刻左,使毋疑。”說明在當時的甘肅省境,曾雷厲風行自上而下地推行了統一度量衡的政策。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排列三开机号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