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水人文 > 時代驕子
畫家劉俊琪和遠古先民的對話(圖文)

時間:2018-08-27 11:33:24  來源:天水新時空  作者:  瀏覽量: ;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佛家說,一切交往,皆因緣分。人與人,人與物,一次偶然的邂逅相逢,一次神差的班荊道故。
  也許是他寓敦煌9年之久,敦煌壁畫及大漠長天給他留下難以磨滅的心靈震撼。


 

  佛家說,一切交往,皆因緣分。人與人,人與物,一次偶然的邂逅相逢,一次神差的班荊道故。
  也許是他寓敦煌9年之久,敦煌壁畫及大漠長天給他留下難以磨滅的心靈震撼。后又久居麥積山石窟,悉心研究石窟文化,潛心臨摹石窟壁畫,從此和石結緣;也許是他自創一派潑墨大寫意畫馬法,從而霜啼騰驤,沖出國門,多次在國外辦展,曾引起轟動,由馬而思,因而也竟如方九皋相馬獨具識才之慧眼。一位從事石窟文化研究的學者,一位以畫馬而聲名鵲起的畫家,20多年來,在工作之余,卻如癡如醉,執著不移地收藏起常人不屑一顧的新石器時期的什物來。

 

  他叫劉俊琪、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古代壁畫研究臨摹領域學者,著名畫家。現為中國四大石窟之一麥積山石窟藝術研究所美術研究室主任。與石結緣可以從20多年前說起,有次回農村老家探親,在串門訪友時,發現不少村民、孩童竟將數千年前的石器物件,或用作搗碎調味品,或互投嬉戲,破壞得一派狼藉。也許是長期浸潤于文化工作的敏感性,油然而生起強烈的責任感,使他浮想聯翩:“由于人們的愚昧無知,這些在外國人眼里早已視為珍奇的東西,在這里卻棄之若敝屣,長此下去,千百年后,我們面對后人只能仰天悲嘆:祖先的新石器你在哪里?!”從那時起,劉俊琪就立下一個心愿:在力所能及的條件下,竭盡全力收藏新石器。

劉俊琪臨摹麥積山北周飛天圖

  在眼下中國,人們由于金錢利益所趨,對收藏青銅器、瓷器、字畫等古玩古董,趨之若鶩,門庭若市,而對收藏非利所圖的石器則是“門前冷落車馬稀”。劉俊琪先生20多年來,卻遠赴內蒙、黑龍江,走青海,上山西,下河南,奔河西走廊,跑遍周邊地區,不辭辛勞,尋尋覓覓,農舍炕頭,商販家里,舊貨市場,地攤隱處等,都是他三番五次光顧的地方。每得一件稱心之物,都使他欣喜萬分。這些年來,在北京、內蒙、山西等一些舊貨市場上,他經常看到日本、韓國、美國等外國人士將一些較為珍貴的新石器購入自己的私囊,而囊中羞澀的他,只能心中隱隱作痛:中國人啊!你何時才能認識到自己的家珍的價值呢?

劉俊琪水墨大寫意《氣吞山河》

  多年前,他在蘭州古玩攤上,發現一件由墨玉打磨成的精致的古鉞,長39厘米、寬10多厘米。他幾次和賣主討價,可賣主一張口仍是幾萬元,最后終因難以割舍,忍痛高價買下。后來他查閱了有關資料,國家某博物館所收藏的最長的石質古鉞才42厘米。無疑他高價收藏的這一玉質古鉞是一件希世珍品。收藏界普遍認為"以藏養藏"、才能繼續發展、即出售交流發展收藏。然而劉俊琪收藏中國新石器近三十年從未出售一件藏品、即使囊中再羞澀、也盡可能保存中國新石器的完整。在他看來、真正的收藏、其實收藏的是一種文化、一種民族的記憶。把收藏作為一種賺錢的手段或積攢財富是俗界的行為。

(新石器時期燒陶猴頭雕塑)

       劉俊琪每次出差回來都像一位深山老農背負著一大包石頭,這已習以為常。有年去北京潘家園等古玩市場,一個多星期時間就購得幾百斤各式石器。就這次當他在一商販處以近千元價購得一枚不足10厘米玉針時,因太高興付錢時不慎將石針落地摔為兩截,為此他懊惱不已。爾后他和在北京讀書的兒子硬是把這幾百斤重的石頭箱抬上了火車。回家后因扭傷了腰,治療休息了幾個月。家人埋怨他:“這到底為了什么?”他只是莞爾一笑:“寶貝沒有流失,這真值了!”真可謂“此中有真意,問誰能猜得出?”

(刻人首石斧)

  古人云:操千曲而后曉聲,觀千劍而后識器。20多年來,新石器的收藏,練就了他一雙識貨的慧眼,對于形形色色的石器他一眼就能辨來真偽、質地。有次寧夏一古董商神秘地說他家有一箱價值數萬元的石器,劉俊琪立即風塵仆仆趕到他家。當劉俊琪指出此貨多為作假,并說明來龍去脈后,那商販只是狡黠地一笑說:“看來你還真是個識貨的。”是啊,真識貨是需要交學費的。剛起步時,他也曾受騙上當過,每當背回一批石物,或查資料,或找行家,鑒為一堆廢石時,他只是報以苦笑:“又上當了。”而對有價值的真貨,他卻報以極為尊重的態度。有次去鄉下,在農民院內發現幾件石器,他問是否出售,要多少錢時,那位農民說:“幾個破石頭,給一二十元拿走算了。”但劉俊琪卻認真地說:“這樣吧,我每件給你50元。”劉俊琪先生就是這樣,他對遠古祖先的東西極為敬畏,極為虔誠,他認為“收藏不僅是收藏物的文化價值,而且是要收藏、磨礪人的品格”。

(取火器)

  多年的石器收藏,使他和遠古的先祖們似乎形成一種超然的默契。每當得來一件石器他都鄭重地貼上標簽,注清名稱、時間、地點。他認為:真正的好石器,是會傳遞信息的,當你發現它時,那種氣息和靈氣會撲面而來,當他手把一件遠古先民使用過的石刀石斧等石器、似乎能感受到古人的體溫、也似乎能感受到古人的脈搏跳動。這種與古人跨時空的親密交流常常讓他陶醉。筆者曾看見劉俊琪有一個箱子內有數百顆彩繪陶珠。紅的、綠的、黑的、寶石藍的,琳瑯滿目,色彩絢麗。劉俊琪告訴我:這些陶珠,專業書上多稱為“彈丸”,意為射獵之用、他講這是需要商榷的。據他查閱諸子百家等有關文獻資料,認為應該冠名“珠”才是古之本意,而且在遠古之時就是價值連城的寶物,古人死后含于口中或握在手里、后來又變成交易的貨幣、當青銅作為貨幣出現后,它便退出歷史舞臺。再一點、"陶珠"和中國瓷器的起源(很多陶珠已瓷化)、冶煉術、煉丹術等都有著密切的承啟關系。由此可見:"陶珠"潛在的文化意義十分重大。而至今缺乏研究,這些美輪美奐的藝術品,今日還在此沉睡。

      劉俊琪是一位虔誠的觸摸歷史的極有責任心的學者、畫家,他常用歷史的、哲學的、美學的眼光看待人類曠遠洪荒時代幸存的走向文明的石頭杰作。20多年來,他含辛茹苦,竭盡私囊以賣畫養石器收藏,他所收藏的新石器就達20余箱,近萬件。這其中有石斧、石錛、石鉞、鹿角器、獐牙器、骨刀、骨針等,品種幾乎涵蓋了國內外目前發現的新石器所有種類,而且其中幾十件為國內外目前收藏界稀有及未發現的珍品。
  是啊!自遠古以來,新石器凝結了多少人類的智慧,它是真正意義上人類第一件生產生活工具、是人類重要的文化遺產、也可以說是人類第一件藝術品。他是人類從蠻荒走向文明的標志。沒有第一件工具的出現、人類的發展進步是不可想象的。它對人類發展進步的意義、遠勝于從此以后人類的任何發明創造。新石器時期是人類走向文明的母體和先河、人們應象尊重母親一樣尊重她。劉俊琪象一位虔誠的信徒、數十年默默收藏著心中的夢想……中國新石器。祝他神圣企愿成真。詩人普希金曾說:“一切都是瞬間,一切都會過去,而過去了的,便會成為親切的懷念。”
   (此文曾發表于上海世博會專刊  作者:曹曉明  2008年9月)

劉俊琪臨摹敦煌220窟護法神

劉俊琪作品

齊家文化玉鉞

齊家文化玉佩飾

石鉆

紅山文化石刀

 

陶錐

陶珠(彈丸)

礪石

彩陶手鐲 

袖珍玉斧、石斧

獸面陶塤

石斧

       劉俊琪,號分山公,畢業于西北師范大學美術系。原麥積山石窟藝術研究所美術研究室主任、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天水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敦煌藝術研究院院長。
      劉俊琪先后在敦煌麥積山兩大石窟臨摹研究古代壁畫三十多年,臨摹了大量中國古代壁畫,多篇論文在《中國美術全集》、《美術研究》等書刋發表。他是中國古代壁畫臨摹研究領域的專家學者。劉俊琪同時尤善畫馬,他畫的水墨大寫意馬創立了自己特有的繪畫風格,即不同于今人,又有別于古人,水墨淋漓盡致,意境悠遠,美術界給予高度評價。
       劉俊琪先后在香港,日本,英國,澳大利亞等處舉辦個展,有大量作品被國內外美術館及個人收藏。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排列三开机号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