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水文學 > 散文
(王鈺)吳砦:我重走近你身旁

時間:2019-10-26 16:32:43  來源:天水新時空  作者:  瀏覽量:;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吳砦:我重走近你身旁——吳砦采風小記
王 鈺
  汪成保先生與我是多年的朋友,也是文友。8月8日下午他打電話約我明天去吳砦拍照采風,我搞攝影是近年迷上了這

吳砦:我重走近你身旁

——吳砦采風小記


王 鈺


psb (5).jpg

  汪成保先生與我是多年的朋友,也是文友。8月8日下午他打電話約我明天去吳砦拍照采風,我搞攝影是近年迷上了這種愛好的,雖拍得很差但還是一種樂趣,成保先生約我當然欣然。

  “歲月車輪”的記憶

  8月9日我們攝影采風組驅車到吳砦。

  吳砦,我原在北道工作期間曾也下過鄉,那一路包括元龍、立遠、伯陽覺得很偏僻,交通閉塞,大家稱這一帶為“東路”。尤其是吳砦當時稱“東岔”,更是覺得“山高皇帝遠”,山鄉偏壤的一隅。哪懸崖峭壁,那嶙峋的巉巖山峰,不覺得它的雄壯和氣勢磅礴,也沒覺得這里的山是那樣的神奇秀麗,反而有一種“百步九折縈巖巒”,“以手撫膺坐長嘆”的感覺。

  只要說是下鄉就覺得千萬別派到那一帶去,東岔我去過二次,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與同事坐上火車整整五個小時,那時下鄉只有坐慢車,聽說有條“元東公路”,還拍成了電影,但只是宣傳《這里原來沒有路》而已。“原來”,本來就沒有路嗎?何必用“原來”二字呢?因此實際并沒發放這里的班車。這一帶的人出入的交通工具就是坐慢車。慢車,可真慢啊,每個小站都得停,究竟停多長時間,在我的印象里是好一陣子,有快車還得在小站長時間等待讓路,就這樣慢慢地、悠悠地、不慌不忙地行車。這里原 來真沒有路啊。

  1998年開通了310國道,才有了一條寬敞的柏油公路,可惜我已調了,再也沒有走過這條道了。

  這條路啊,開通了多少人的夢想,開通了多少年輪的風雨煙云“隧道”。坐上大巴憑窗而望,心情格外有一種說不上的酸楚,尤其車外左手是一條盤曲彎拐的火車道,一列紅白相間的客車風疾似的正穿洞而過,使人更想起當年登那輛慢車擁擠不堪的情景,想起慢車的車廂里大都是這一帶沿途的農民,拖上大包小包,已無處下腳的空間,吵吵嚷嚷,相互指責咒罵之聲,使人心煩意亂,污濁灼灼的空氣讓人想發嘔。一會列車員與乘警吆么喝四讓路要查票,由于擁擠一些農民想躲也來不及,手里只有站臺票,被人家訓斥指責,甚至狠狠地揍一拳,或臉上甩上一巴掌了事……

  一聲聲長笛,穿過黑黑的涵洞,又是一個個小站,上者擁擠不讓,下者下不來,一聲哨響,一面小旗搖晃,火車要啟動了,上不了的背著大包提著小包,站在那里一臉茫然無奈的望著車走了,走了……

  這就是我當年下鄉的情景,這就是那個時代農民出行的寫照。當年我不知“東岔”究竟有多遠?具體有多少公里?也不知慢車沿渭河穿過了多少個黑洞洞的隧道,但只知哪是一塊甘肅的東大門,一塊交通落后的大山深壑之處,一塊派干部無人愿意去的鄉鎮。

psb (6).jpg

  “穿過歷史煙云隧洞”

  東岔,吳砦,何為“東岔”?何為“吳砦”,當年下鄉只知道“東岔”不知“吳砦”。為什么叫“岔”?只知它是地名,或者理解為山山岔岔,溝溝壑壑。岔山、岔水、岔路、岔人,“岔”是怪怪的、陌生的。天水人有句土語,將陌生人成為“岔人”,人也是“岔”的,山也是“岔的”,是大山深處的世外桃源之“岔人”,是沒見過世面的“山里人”。有人輕視,有人看不起的“神農架”人。

  這大山深處有萬把之“岔人”,是哪里來的?祖祖輩輩生活在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開墾耕耘這片“熱土”,當年我們誰也說不上,誰也沒思考過,誰也沒去考察過。甚至年輕氣盛的我,當年下鄉還有點輕傲的態度,認為這是一處落后閉塞的窮山惡水,人煙稀少,陰雨綿綿,一片荒涼寂寞的世外之地,這里泥濘不堪,坑坑洼洼,凹凹凸凸的道路,出門是山,走路涉河,生在這里長在這里是老天爺給這里人的不公。就連大山感到太高沉悶,林木多余,陰森森、云低低,心情很是壓抑,只想辦完公事早早離開。

  啊,真對不起,誰知道這攝影采風活動,完全使我自責起來,怨恨起來,門背看人,把人“看扁”了,把“稱”認著“背屋里”了。大山說:原來是你來過,你只是匆匆而來,匆匆而去;渭水說:當年你也根本沒細看我這激流澎湃,流水濤聲貫耳的音符,沒細想,沒細問,沒細考究認識這“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內涵和載體。

  巍巍壯麗的大山說話了,奔流不息的渭河怪怨了。這里是吳砦,可“砦”與“寨”是同音,“砦”是“寨”而已。

  這“寨”呦,還有來頭哩,南宋時,抗金名將吳磷在這里修筑軍事要塞,這座古寨利用南高北低的地形,將東、西、北三面依陡峭懸崖夯土打墻而筑,突兀在渭河川道之中,像一條長龍伸出舌頭,北頭寬有200-300米之間,吳砦古寨就建立在這個長舌的位置上,一面靠由大山,三面環水,其地形來看,實有進可攻、退可守的軍事要塞,其處在陜,甘、川的咽喉之地。看來當年吳磷、吳玠為抵抗金兵而選在這里安營扎寨,修筑城墻是有一定道理的。

  采風回來后,經查清光緒十五年編篡的《秦州直隸新志》有這樣的記載,吳磷曰:“金人反復難信,今我移軍陜右,當且依山而囤,控其三省咽喉要塞,見圖近據”。那吳磷所說的“據”就是筑城而“守”。由此看來,這吳砦原來是吳磷部隊筑寨而產生地名的。

QQ圖片20140821224011.jpg

  吳砦街道的確短,形成了一個“丁”字形,北低南高,北窄南寬,說明當年吳磷選此地依據地形從下往上看,因為太高而隱藏寨內“玄機”,從外看,不起眼,但內藏精兵強將,往往被敵方不識機關給以錯覺。

  街道上商鋪林立,兩旁照樣擺放瓜果蔬菜,買者賣者,人來人往,一派和諧平靜。

  串入堡內村莊,一條條小巷縱橫,堡內居住人口密集,隨便可看到農民大門上額有“耕讀第”、“厚載物”等高雅講究,使人感到這里并不是人們想象的偏鄉僻壤、文化落后的那種認識。

  成保先生將我們引進一家村戶,這家主人姓閻,已年過八十,閻老說:他家的先祖曾有過自豪和榮耀,祖籍是江西南昌人,先祖閻晉因金兵侵犯,來這里與吳磷一起抗金,在吳磷的帳下擔任軍事參謀,先祖閻晉曾是太尉之職,辭職與御史秦鉅、將軍吳瞞、李誠前往陜甘交接留守,抵擊金兵。金兵攻破此城,全軍將士死拼,將軍李誠引劍自刎,秦檜曾孫秦鉅點火燒毀糧倉,不留金兵,自己投入熊熊烈火之中,大義凜凜然,堅貞不屈,與秦檜形成顯然的對比。閻老說到他這一代已是第七代人了。按理說他先祖是“烈士”,他們現在閻氏家族在這里是“烈士后裔”,這里居住的還有吳、秦、李和其它雜姓都是先祖抗金的將士后裔,屈指算來已是八百多年的歷史了。閻老還將保存著發黃的《閻氏族譜》拿出讓我們看,一輩一輩念名解釋。

  走進古城的農家院落,我們看到有清代中期的古民居,耍頭、斗拱、蘭板、雙能門扇上還貼著兩位門神爺,有個小香爐立在腰花門板上,甚至還有雀替、柱石等,說明這里在古代既是軍事要塞也是茶馬古道,說不定還是個“古驛站”。古民居建筑氣派只有富戶才有能力所建,進屋看到上百年的古紅木家具,幾乎皆皆都有,年舊擦抹的油光閃亮,那大方桌、長方形直桌,吸引人的眼球,這里的人有種“懷古”意識,外地有人用大價錢來收購舊家具,他們都不賣,認為它是先人手里的東西,是不能丟掉的,是對先祖的懷念和敬重。有的家里還保留著清代中舉的官帽、帽盒、帽架,當地陰陽先生還借代官帽來祭土神,用“大帽子”壓邪求平安。清代出版的佛教經書和一些雜書至今還發黃發黃的保留著,來人傾說它的歷史價值和珍藏的寶貴。

  六十七歲的王孝弟還將保留城隍廟的有關記載拿來讓我們翻看,原來這里城隍爺是漢代的紀信將軍。紀信,為甘肅成紀人,楚漢相爭時,項羽率部困圍劉邦滎陽,紀將軍充扮劉邦假裝投降,劉邦乘此而逃逸,項羽大怒,一氣之下焚燒紀將軍麾車,劉邦建立了西漢王朝,追封為“漢忠烈”,也被敕封為秦州“直隸州”的城隍,建廟奉祀,廟址在天水市十字路鬧街處,但怎么到這里也有紀信廟呢?王孝弟拿出的只是察神的規禮,但并沒有紀信為何到這里的依據佐證。

  據筆者所知,古時有城就有城隍爺,各地城隍爺充當角色有不同人物,不一概而論認為是一個人,有的是朝廷敕封,有的是民間對有功勞者,請神開光建廟紀念。吳砦也算一座小城,何為邀請紀將軍來充當這里的城隍?據我分析:可能有兩個原因,紀將軍忠烈義舉,是南宋以來抗金將士敬仰的楷模,從筑寨抗金就有這種觀念形成,同時到了清代這里要建立“三岔廳”的行政管理機構,需要一個神威來完成統領人的思想意識,讓神的超人間力量來佑護維持這里的治安功能,從精神上給人一種“束縛”。

  走進城隍廟,我一看這是明代中期的建筑,從耍頭,柱釘石來看很明顯,歷史已悠久了。正殿端坐著紅臉大漢,目光炯炯,一身正氣的紀信塑像,兩邊廂房是冥界的各類“判官”。每個地方的城隍爺只管一片治安和降雨功能,對陽界作奸犯科者死后要到城隍處報道,接受刑律的“懲罰”。城隍爺的部下還有登記陽界人的“善惡”言行的作用。供奉城隍爺,城隍廟就有“五臟俱全”的“司法機構”,陰界是這樣,陽界也同樣,因而這里就設立“三岔廳”的行政機構,正好與城隍爺相映合。

  何為“三岔”?我們在東北角陡崖邊看到尚存的一高大的古樸牌坊,牌樓匾額正面,上有蒼勁有力的三個魏體大字“三岔廳”。上闋為《乾隆庚戌東立》,下闕為《判秦州縱司燖》,背面書《和風甘雨》,下闕為《江左縱司燖》。據王孝弟介紹清代乾隆中期,為加強地方統治,朝廷決定在情況復雜的特殊地區新開辟需設防務的地區建立廳制;“三岔廳”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設立的。“三岔廳”為隸屬秦州散廳,廳設州判,為一級長官,因這里為川、陜,甘咽喉,地形復雜,時常有土匪出沒,派州判分任,具有生殺大權,往往先斬后奏,三岔廳所轄東岔、西岔、散岔,故名“三岔廳”。

  采風回后我查:據麥積區政協編的有關資料顯示:三岔廳所轄的“黨家川十八村,呂家集八村,三岔鎮十三村,利橋七村,胡店三村,北裕溝十三村,吳砦七村,共一千三百八十戶,一萬三千多人口”。這與王孝第說的“三岔廳” 所轄包括現在陜西的兩個村情況是一樣的。

  矗立在街頭懸崖邊上的這座牌坊,“三岔廳”三個魏體大字熠熠閃光,仰視這座牌坊,穿過這歷史煙云的隧洞,原來這里曾是一片輝煌,一片轟轟烈烈具有神韻的“熱土”。翻開這一頁頁厚重的史冊,給人留下太多太多的遐想和精神內涵。

  “奔向遠方的列車”

  山還是那樣的山,水還是那樣的水,不過只有“東岔”改為“吳砦”而已。

  “青山依舊,幾度夕陽”。然而當我今天重新走近你東岔的身旁,重新認識了你的“臉龐”,一種似乎久違了的愧疚感受,一種新的認識在感慨萬千。是你變了,還是我變了,可能我“倆”都變了。當年下鄉那種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不認識你的心態已蕩然無存了。

  今天摸摸牌坊的雀替,拍拍崗樓的“肩膀”,捏捏城墻上的一把土,心情確實另一種意象。這一堵墻的奧秘,一座牌坊的靈魂,這遠去的歲月,蘊藏了陡崖上古城的多少魅力和它的底蘊及悲喜憂傷,已領略了這座具有著博大精深內涵的土城墻,用心解讀這只剩下幾十米厚重的城墻,這一錘錘用土夯成的城墻,又蘊含了多少動人的故事和悲壯歲月的煙云,還有這里的一磚一瓦,一院一屋,一古木家具和一本本線裝古書等,其含量凝固著,延續著人們心靈上多少精神“樂土”。

  當我們的鏡頭對準城樓門上的古崗樓時,一種心與物相通而產生的意象,真誠的體驗那段流過了八百年前悲壯古戰場的情愫在內心滾動。

  仿佛古寨旌旗獵獵,駐守將士拭目以待。“鼓角相聞”的“戌鼓”“號角”聲時時傳入耳,一派肅殺“風散入云悲”的緊張戰爭的狼煙烽火即將展開,那邊塞將士威風凜凜,士氣正旺,誓與金人抗戰到底的雄壯吶喊聲,撼天動地,震撼山谷。終于,金人“噠噠”鐵蹄踏進來,一會兒亂箭齊發,擂木滾石,吶喊壯威響徹山谷,飄過云端,滾過山峰巔。城破,巷戰的刀光劍影,金戈鐵馬的拼命廝殺,戰斗天昏地暗,戰場染紅了古寨城墻,染紅了營帳,染紅了山谷,火燒的殘陽與廝殺血染的戰地相映成一片悲壯沉雄的慷慨之歌。英雄身握利劍雖死,但身不倒,金人驚呆了……

  渭水鳴咽,秦嶺河哭泣,大山低垂,山巔雨霧纏繞著英雄的英靈,飄蕩遠山,魂歸故里。當我們觸摸照相機的快門之時,眼簾似乎有點模糊,然而還是按下了快門,留下了“崗樓”這座激勵人的精神意志“豐碑”。

  當鏡頭又對準“三岔廳”牌坊,“咔嚓”一聲,又一次在史書上記錄了這座牌坊的永久的一筆價值,讓它留存下去,沉淀下去這個載體,它的其神韻、其魅力今后也會吸引更多的人了解這個陜、甘、川咽喉要道的“判廳”,曾經也有一段熠熠輝煌的歲月。

  站在古城陡崖上遠眺,我才感到這里視野開闊,對面高聳巍峨的山峰,綿延起伏,大霧彌漫,霧鎖山峰繚繞,峰巔時隱時現,十分壯觀,恰如仙界,一幅美麗水墨畫展現你眼前,美極了。山下一列由東向西長蛇似的客車正在駛向千米的高大跨橋而過,山上山下又構成了一幅迷人的美圖。同仁的相機一齊對準,快門的聲響不絕于耳。有人說那是一列進藏的快車,還有說寶蘭高速動車正在修建。再俯視陡崖下來往客、貨汽車行駛在310國道,路就在腳下,使我聯想到如果在這里修建一尊吳磷雕像,就象廈門海邊上鄭成功雕像一樣,讓過往火車、汽車上的客人憑窗而望,這里曾發生過悲壯的古戰場和史冊上熠熠的一頁,讓人了解這里的一片“熱土”,讓人回味歲月的遐想和迷戀,那該多好啊!

  飛快的列車,披一身這里的綠色“霞光”吧!滿載這里的“樂土”,滿載這里的厚重歷史大門,滿載這里史冊的一方水土和人文濃厚的博大的內涵,奔馳吧!將這里的信息帶向更遠更遠的遠方……


 

  201481212


 

 

作者簡介:

         王鈺(筆名:覆盆子),甘肅天水市人,畢業于蘭州大學歷史系,供職于甘肅天水監獄。

  近年,出版文集《筆走大墻內外》、長篇紀實小說《25號監舍》、中篇報告文學《難忘的歲月》、發表中篇小說《九花》,主編《神農山與神農文化》,發表論文《青少年紋身初探》、《大學生犯罪心理與矯治對策》、《伏羲、人類監獄發展史的肇啟者》等十多篇,論文代表作《敦煌出土的伏羲、女媧磚雕圖小考》、《用諸葛亮的戰略思想教育改造罪犯嘗試》、《以儒釋道的思想精華教育改造罪犯“道德觀”》分別被司法部、中國監獄學會、天水市社科聯等評為“金劍文化工程”優秀文章二等獎和優秀成果二等獎,司法部頒發銀盤一個,10多家社科單位收編《文庫》、《叢書》。

  其散文代表作《祭父》、《祭灶》、《難忘的龍南》等分別發表在《散文世界》,《東方散文》、《中華散文競賽大觀第三卷》中,并獲得中國散文大賽優秀獎。

  現為中國近現代史史料學會、中華伏羲文化研究會、甘肅省作家協會、天水市作協會員等。天水杜甫文化研究會副秘書長。

  13919669529    QQ:1945054412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排列三开机号乐彩网 短线炒股二十招 贝格富配资 云南省快乐10分钟走势图 百家乐玩法 机选20选5河北福彩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江苏十一选五规律技巧 河北11选5任六 配资门户 北京28根据什么开奖的 三门峡期货配资 腾讯分分彩开奖规定 陕西快乐十分一等奖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k10新四码1234定位 新加坡2分彩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