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水文學 > 散文
王鈺:一座古城墻——“沒了”

時間:2019-10-26 16:46:44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一座古城墻——“沒了”
·王 鈺
   西漢水,是歷史上有名的地域流徑,三國時,諸葛亮曾在這里擺下了古戰場,天水關智取姜維,木門射殺張郃

一座古城墻——“沒了”
·王 鈺

 

圖片關鍵詞


   西漢水,是歷史上有名的地域流徑,三國時,諸葛亮曾在這里擺下了古戰場,天水關智取姜維,木門射殺張郃,其下是著名的“祁山”。
  就在這條水域的上游,有一個小鎮,名為“天水鎮”,也稱“小天水”。為何稱“小天水”?據說現在的“天水”命名,漢初,起源還在“小天水”。筆者就出生在這個小鎮上。
  我們小鎮分為三個街道,上、中、下,我家位處在上街。據老一輩人說,上街是外來戶,是從四面八方搬來的“大雜燴”,什么姓都有,不僅有當地方圓周圍的人,就連四川人、山西人也有。可中、下街就不同了,主要以武姓、安姓為主,是武氏家族或安氏家族的天下,但也有少量的雜姓,可這些少量的雜姓是從外地來做生意的富戶,只有富戶才能入城居住,除外只能安居在上街。所以,這里的人稱“上街”,既是“窮戶”,也是“雜姓”。過去跑土匪(包括回民起義),中、下街聞訊及早關閉城門,將上街人圈在城墻外,任憑土匪蹂躪,久而久之,上街人對城墻內的人發生“怨恨”。
  土改那年,縣上來了工作組,上街人訴說他們的苦衷,一位下鄉的縣長大人說了一句:“現在解放了,土匪沒了,城也就沒必要了”。有縣太爺撐腰,上街人高興了,從城墻根部開始挖土墊茅坑(廁所),當大小便的糞土,或墊牛羊、豬圈里的糞土,將人糞尿或牲畜糞便攪混,用背籠背在田地里,成了長莊稼的“農家肥”。上街人這樣干,中、下街的人氣得干瞪眼,干脆來個你挖我也挖,還從城墻上面挖,因古城墻夯壘的扎實、堅固、挖不開的就用雷管炸開。從50年代初到70年代,終將這座古城墻挖了個“精光”,即使有,也僅剩一點點殘留,靠城墻近的人家當院墻,“怪可憐兮兮的”。
  這座古城墻既寬又厚,還有十多個城垛,繞周走一圈,據有人說相當約十里,城墻上面的寬度能行一輛大卡汽車。城墻高約十七、八米。有的地方高約二十米,到60年代末70年代初,我們一些小伙伴順著挖斷的城墻角,爬上去玩耍。一次被母親發現還挨了一頓打,記得母親說過:“這么高的墻,掉下來能摔成幾瓣瓣”。說明城墻有多么的高。到70年代中期,這座城墻徹底沒了,再也找不見那么高大的“身影”了。
  城墻周圍是一條很深的護城壕,水挺深的,壕水邊,蒿草長的有齊人深,不知名的花兒競相開芳,蜻蜓飛舞,蛙聲一片,景色很是好看。“大干大鬧”年代,全鎮為一個生產大隊,分九個生產小隊,由大隊統一領導組織,讓全大隊的農民從另處拉來碎石塊和“生土”(不是很肥沃的土)填平了,現在周圍已修蓋了住宅的院落了,真可惜。
  這座古城墻內居住著二、三千口人,順街而下,從中街的東城門入口,到下街西城門出口,當街是個 “十”字街的中心,南北又是兩個小城門出入口。
  城內過去商鋪林立,品種繁多,最有名的富商是“八大堂”,即“一元堂”、“三蔭堂”、“九益堂”、“日新堂”、“懷德堂”、“端本堂”、“福善堂”、“福淵堂”,生意紅火,影響之大。因為這里過去曾是秦州城通徑西和、禮縣、成縣和下四川的“茶馬古道”,天水的一個官道“驛站”,據說從唐代到清代過往客戶絡繹不絕,唐代詩人杜甫途徑南下,也曾在這里住過,并作下了有名的《鐵堂峽》紀行詩。
  城內人才濟濟,文化名人居多。清代光緒年間,武氏家族出了一位進士,先后在臺灣、福建任過道臺,之后官至一品、二品頂戴。民國時期,安氏家族還出了一位任過秦安、禮縣的縣長,曾在京城上過燕京大學,參加過愛國青年“反袁運動”。

圖片關鍵詞

  這座古墻,漢代稱“歷城”,天水知名文史學者朱鉅之(已故)在他的《諸葛亮出師隴右活動地名考》一文中說:“歷城即今天水鎮,在西漢水之南,其北在歷城山,后漢末年姜敘為撫夷將軍守歷城,歷城川原廣闊,人多地富,南通漢中,西通西和、禮縣,東北鐵堂峽是交通要道,是扼守西去的要隘。天水鄉是西漢水上游的一個重要鄉鎮。”有學者也稱是“西縣城”,傳說諸葛亮北伐時,為司馬懿設計的“空城計”就發生在這里。宋金戰爭時,金兵大舉入侵天水,占據天水后,分置南北天水縣,這座古城便是南天水縣的縣城,隸屬成州今(成縣)的管轄,但時期不長,被宋收復。
  這座古城墻,在冷兵器時代,既是城,又是堡,更是一座軍事壁壘的防御工事。多少年來,城里的百姓曾經是血肉之軀的“避難所”。刀光劍影幾番,狼煙滾滾幾遭,夕陽幾度紅,上千年來的紛亂,匪患和仇殺,結集了城墻內多少人們的心靈情愫,浸染了歲月蒼桑和歷史的見證,千百年來的情懷,千百年的風風雨雨,人們或許在茶余飯后談起這座曾是飽經風霜的古城墻,可惜今天不復存在了,真讓筆者感嘆一聲,悲哀!
  筆者今天如此的懷念它,是因為兒時的記憶和情感,至今歷歷在目,不能忘懷,加之自己是學歷史的,更加嘆息這座古城墻的不復存在。“青山依舊,”可歲月無論如何也轉不回去那個曾經古城墻的“老人”顯現了。
  夜夜入眠之時,或多或少的夢見城墻的高大和它厚重的“博大精深”,醒時,卻又想著那久遠朝代的城內滄桑和繁華市井,擁擠的人潮,來來往往的過客,甚至也有土蕃人牽著駱駝來交易的集市,商販叫賣聲不絕于耳。木制的“牌坊樓”閣上文人雅士品茗對弈,論詩填詞、作畫,那些文人騷客屢屢不絕地賦詩吟唱。琵琶彈奏,歌舞升平的“飄蕩”在城內上空。胭脂富貴人家的小姐嬌聲,富豪的搖扇公子的傲氣,說書人的“古今”, 諄諄的甜言,醇香的甜醅和美酒,十字街南北巷道和柳巷子的垂柳以及流淌著香噴噴的棕味兒,尤其還有那氣勢恢宏、古樸而優雅的城門、、、、、、
  “覆水難收,時光難留”,失去的永遠轉不回來了,讓我再一次心里隱痛。
  因為城墻沒了,城門沒了,歷史佐證沒了,歲月的云煙沒了。健在的人們只能留下了一個你挖我挖大家都來挖的那個記憶,那“慘不忍睹”分解“體軀”場面的人,至今也所剩不多了。然而,這些記憶者,有的已經永遠的走了,那種記憶永遠已被“埋葬”了,還在的卻也日已衰老了,永遠也將要被“埋葬”了。而現在的年青年人或一代代下傳的人,根本不知道這里曾經還有那一座古城墻存在的“面容”,然而,古城墻的靈魂卻永遠飄蕩在歷史的長河中。無可歸兮也……
  
  
  
 作者簡介:
       王 鈺(筆名:覆盆子),甘肅天水市人,畢業于蘭州大歷史系。
       近年,出版文集《筆走大墻內外》、長篇紀實小說《25號監舍》、中篇報告文學《難忘的歲月》、發表中篇小說《九花》,主編《神農山與神農文化》,發表論文《青少年紋身初探》、《大學生犯罪心理與矯治對策》、《伏羲、人類監獄發展史的肇啟者》等十多篇,論文代表作《敦煌出土的伏羲、女媧磚雕圖小考》、《用諸葛亮的戰略思想教育改造罪犯嘗試》、《以儒釋道的思想精華教育改造罪犯“道德觀”》分別被司法部、中國監獄學會、天水市社科聯等評為“金劍文化工程”優秀文章二等獎和優秀成果二等獎,司法部頒發銀盤一個,10多家社科單位收編《文庫》、《叢書》。
       其散文代表作《祭父》、《祭灶》、《難忘的龍南》等分別發表在《散文世界》,《東方散文》、《中華散文競賽大觀第三卷》中,并獲得中國散文大賽優秀獎。
  現為中國近現代史史料學會、中華伏羲文化研究會、甘肅省作家協會、天水市作協會員等。天水杜甫文化研究會副秘書長。
  
  電話:13919669529   QQ郵箱:1945054412

 

 

(本文由作者授權轉發)

 

 
 

1469334798736919.jpg

天水新時空合作電話:13830808668

QQ:1319722803

  • 上一篇:王鈺:走進汪川古堡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排列三开机号乐彩网 大学生股票分析范文2020 深圳风采开奖 秒速快三官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北京快三推荐号是多少 蓝筹权重股龙头 重庆欢乐生肖是怎么玩的 黑龙江p62走势图 秒速快3手机版 炒股的app 河南快3开奖查询 配资平台咨询尚牛在线 贵州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前三 福建体育彩票22选5走势图 江西11选5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