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水文學 > 散文
【王鈺】站在這座古城樓下……

時間:2019-10-26 17:40:18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站在這座古城樓下 王鈺 仰望,仰望; 凝視,凝視; 讓我久

站在這座古城樓下

 

 

 

 

       仰望,仰望;

       凝視,凝視;

       讓我久久不能離開……

       這是一座厚重的古城樓,這是一座讓人久仰的古城樓。拂去歷史的煙塵,歲月的滄桑讓你感到這座古城樓的燦爛與輝煌。

       四千三百多年前,“三皇五帝”之中的“舜”從這里誕生。孟子曰:“舜生于諸馮,遷于負夏,卒于鳴條”。《史記》說:“舜,耕歷山,漁雷澤,陶河濱,作什器于壽丘,就時負夏”。

       多少年來,史學界對“舜”的出生地和故里,爭論不休,有山東諸城說;山東菏澤說;浙江余姚說;河南濮陽說;山西永濟說;山西垣曲說;甘肅成縣說……人云亦云,其結果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筆者雖說是學歷史的,舜的故里可以說稀里糊涂,一頭霧水,東家說往東家臉上看,西家說往西家臉上看。這個困惑的問題在我心中一直縈繞。 

       幸喜今年7月,受《東方散文》雜志社在山西垣曲舉辦采風筆會,筆者應邀參加。這天上午約10點。我們采風到垣曲同善村,一座古城樓矗立在你面前,坐南朝北,上下兩層,上為一層樓,下為城墻及拱門,高約4米,東西長約29米,北寬10多米。這是一座典型的明代磚基古建筑,那寬厚的青磚一眼看出它的古樸與滄桑,青磚砌筑成拱形樓門洞。據當地人說這是北城門。我們穿洞門而過,轉身翹望,門洞磚基墻上額鑲嵌有一橫石匾,“帝舜故里”四個大字,瀟灑中有軒昂,遒勁中有憨厚,在不強不弱的陽光斜照下,熠熠生輝,顯得格外“醒目”。城門上方的古樓已殘破不堪,但這塊在明代萬歷年間留下的瑰寶,極大吸引了我的興趣。啊,這就是歷史,這就是佐證,雖是明代的建筑,距舜的上古時代又要相差三千多年,可在明(1576)時人們已驕傲的明確表示:這是“舜帝故里”!這里的人們嵌入這塊石碑并不是空穴來風,也是經過多少人縝密考究的,才會給后人留下這塊遺寶。筆者相信這一沉淀了四百三十多年的歷史煙云石碑的內涵,從而使自己更加相信了我的老師——蘭州大學歷史系教授趙儷生在講課時說過的話:“舜的故里在哪里?眾說其詞,據我多年的考究,我認為可能在今山西垣曲縣的東南方,因河南三門峽澠池縣的仰韶文化與舜的“陶河濱”有千絲萬縷的關聯,垣曲離澠池不遠,由垣曲一帶起始輻射,包括甘肅的馬家窯文化等。可以想象,仰韶文化的來源可推測到向北移的“舜帝故里”,有這方面的可能性”。

        學生時代只不過以學而已,并沒引起多大興趣,對“三皇五帝”的故里及“壽丘”之地,學生們也曾爭論過,然而只不過還是學生時代的膚淺認識而罷了,唯獨我對趙教授的這幾句話記憶猶新,趙教授所說的垣曲在那里?路有多遠?當時腦海一片茫然,并沒引起多少關注。

        天道茫茫,滄海桑田,幾千年前的時空誰也不會有太準確的答案,在文字還沒產生之前,人類只能以結繩記事和口傳事件而遺留下來,垣曲城門樓雖說是明代所建,然而代代相傳和史料記載并不無有道理,垣曲同善北城門樓的石匾是為最好的縮影,眾說蕓蕓者可有此為證嗎?“拿來”?“沒有”。雖說是有也是明代以后的“贗品”。只有同善這塊才是歲月的里程碑,才是歷史的一個有力印證啊!它承載了舜的風風雨雨,凝聚了歷史,延續了歷史,給人一次耳目一新的歷史。

       雖說今天來垣曲采風是散文筆會,不是學術研討會,然而散文游記沒有歷史背景怎么成器?豈不成了“光桿司令”。

 

 

       凝視著這塊石碑,漸漸它在我眼前浮動起來;

       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夜,明月當空,涼風習習,茂密深林之處的洞穴一個嬰兒呱呱墜地了,母親用犀利的一頭石器切斷了臍帶,嬰兒的啼哭聲打破了這寂靜的夜。周圍的陣陣松濤在秋風的吹奏下歡唱,潺潺溪水在奔瀉跳躍,一切的一切在歡呼這偉大的一個生命到來。

       郁郁蔥蔥的山林,一個少年逃離繼母的虐待來到了褚馮山的負夏,劈荊棘撥叢草,用樹枝茅草泥巴搭建起一個簡陋的茅屋,獨自生活。他的這一不経意的創舉從此人類得到啟發,由狹窄潮濕、光線不好的石龕可以搬出,離開洞穴,改變了另一種居住生存方式,筑起“巢屋”,可以說他是人類建筑史的肇事者。

       一群野豬用長長的嘴巴為尋找食物而拱土,他看到了一道道拱出的溝渠,突出奇想,將樹干烘為彎曲、砍來藤條,頂端用打磨尖的石器拴上藤條,又用藤條套上自己圈養的野牛,躬耕起歷山第一犁,開創了華夏農耕生產的開端。從此啊!從此,人們祖祖輩輩將歷山之巔稱為“舜王坪”。這就是孟子所說的“舜發于畎畝之中”。“舜居深山之中,與木石居,與鹿豕游,其所以異於深山之野人者幾希”。不過孟子所說的“與鹿豕游”,是舜在這深山野林之中幾乎過著野人般的生活,圈養動物,訓化動物,動物成了他的朋友,你可知道嗎?“豕”“鹿”不是人們所想像的單純的“豕”與“鹿”,而是指所有動物的代名詞而已,包括“伏牛乘馬”,從而發展了人類將野生動物圈養為家畜家禽,人們的生活質量大大邁進了一步。

        一只頂尖陶罐拿到河濱去汲水,從此人類有了汲水、煮飯、盛糧等用的工具,人們感激舜的智慧和燒制陶器的本領。“一傳十、十傳百”。舜在“負夏”耕、漁、陶、什器時,又有“孝悌”、“讓居”、“讓畔”的“仁讓”高尚風格在這里盛行,人們愿意不斷的搬來這里居住,才使“一年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之城。司馬遷雖受了宮刑,然而在寫史記的舜時,不由得興奮說:哈哈,“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也”。

         一個寬大、魁梧的背影行走在這里,因酋長向他推薦了一個人,在尋找,崎嶇山道,部落村舍,歷盡千辛萬苦終于來到了歷山這一帶,堯又聽了舜許多功績和感人的“孝悌”事跡,認為真是大賢大善之人。堯決意將讓位于舜……

       舜不負堯的重托,繼任后將各個部落聯盟治理的有條有序,就連鳳凰都飛來朝拜…… 

       “快走,你掉隊了,”垣曲作協主席王士敏先生催促我,腦海如夢幻般的才回過神來,又像電影的蒙太奇一個個閃過呀。

        當即舉起相機觸摸快門時,一種無法抑制的情愫濃濃纏繞心頭,誰能想到,今天真有緣與“舜帝故里”默默對話,感受舜的鄉土風物,緣分啊!緣分。幸哉!喜哉!然而當我又聽到王士敏先生說,此城樓要拆遷,移寬敞地帶。我大吃一驚,遷移豈不成了“贗品”,只有在原汁原味的基礎上維修、保護才有價值啊!王先生默默無語,我心中有一種說不上的難言。戀戀不舍再次回眸一瞥,心中不由默悼老教授趙儷生先生來,耳畔回旋著先生“舜之故里可能在山西垣曲東南方”。是的,先生,您的學生今兒大膽來向您說一聲:您一生研究的心血沒白費,學生建議您將“可能”二字應取掉,“舜帝故里就在這里——垣曲”。

         車啟動了……

        蒼老而久遠的洪鐘仍在我耳畔敲響,歷史的煙塵的沖刷,時空旋律激蕩的音符,滾滾的歷史車輪從這里載入到今天的文明,撞醒著今天的倫理道德根脈情深的呼喚,讓他源遠流長吧!

       雄壯巍峨、沉幽恢宏的皇姑幔啊,作證!

       滔滔不息的黃河水呀,作證!

       先生在天之靈可會含笑的,

 

 

作者簡介:

        王鈺(筆名:覆盆子),甘肅天水市人。

        近年,出版文集《筆走大墻內外》、長篇紀實小說《25號監舍》、中篇報告文學《難忘的歲月》、發表中篇小說《九花》,主編《神農山與神農文化》,發表論文《青少年紋身初探》、《大學生犯罪心理與矯治對策》、《伏羲、人類監獄發展史的肇啟者》等十多篇,論文代表作《敦煌出土的伏羲、女媧磚雕圖小考》、《用諸葛亮的戰略思想教育改造罪犯嘗試》、《以儒釋道的思想精華教育改造罪犯“道德觀”》分別被司法部、中國監獄學會、天水市社科聯等評為“金劍文化工程”優秀文章二等獎和優秀成果二等獎,司法部頒發銀盤一個,10多家社科單位收編《文庫》、《叢書》。

        其散文代表作《祭父》、《祭灶》、《難忘的龍南》等分別發表在《散文世界》,《東方散文》、《中華散文競賽大觀第三卷》中,并獲得中國散文大賽優秀獎。

        現為中國近現代史史料學會、中華伏羲文化研究會、甘肅省作家協會、天水市作協會員等。天水杜甫文化研究會副秘書長。

 

手機: 13919669529       QQ:1945054412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排列三开机号乐彩网